四省一市聯合采購 價格談判仍有難度
發布日期:2017-06-12

近日,2017年度“滬蘇浙皖閩”四省一市綜合醫改聯席會議在上海召開。這是繼去年11月四省一市醫改辦簽署《“滬蘇浙皖閩”四省一市綜合醫改聯席會議制度協議》以來,召開的第一次聯席會議。

值得關注的是,會議明確四省一市在醫改推進工作中的分工。在藥品采購方面,將由福建省牽頭,選擇若干種用量大、價格高的原研、獨家品種實行四省一市聯合采購和價格談判。此外,四省一市也決定將共享藥品耗材的采購價格信息。

四省一市聯合采購來了

據悉,會議對《四省一市綜合醫改聯席會議2017年度工作安排》《四省一市藥品聯合采購工作方案》《四省一市高值醫用耗材聯合采購工作方案》《四省一市中醫藥供給改革試點工作方案》等四個方案進行了研究討論。

對于四省一市的具體工作分工,上海市將以三甲醫院為龍頭,與“蘇浙皖閩”四省相關醫療機構組成1~2個醫療聯合體,通過優質醫療資源輸出和輻射,在學科、人才、技術、管理等方面開展緊密合作,提升區域醫療服務能力。安徽省需發揮中醫藥在深化醫改中的重要作用,從供給側改革切入,擴大中醫藥服務有效供給,加快構建覆蓋全生命周期、內涵豐富、結構合理的中醫藥健康服務體系。

在醫用耗材采購上,將推廣浙江省寧波市醫用耗材帶量采購的經驗,選擇1~2類用量大、價格高的醫用耗材,實行四省一市聯合采購,提高采購集中度,壓縮虛高價格。在藥品采購上,由福建省牽頭選擇若干種用量大、價格高的原研、獨家品種,實行四省一市聯合采購和價格談判,發揮規模優勢,壓縮虛高價格。江蘇省則主要完成四省一市共享醫療服務價格,藥品耗材采購價格信息,定期進行信息匯總和交換的工作。

對于四省一市開展聯合采購,在蘇州市醫藥行業協會會長、江蘇吳中醫藥集團有限公司副董事長閻政看來,“此前招標都是以各省為單位進行,四省一市聯合采購是一種嘗試。華東區域由于位置、經濟情況、用藥結構比較接近,所以相對容易聯合在一起。再加上過去各省之間招采并不協調,雖然會采集和參照其它省份的價格,但是信息可能并不全面。目前的招標結果顯示,各地采購價格有高有低,正因如此,華東地區可能想做一些修正和協調。”

“不過,實際上江浙滬市場比較接近,與安徽和福建并不是很接近,像很多高價藥在安徽銷量不大,福建則在推行限價陽光采購下,很多進口藥、品牌藥被斷供或限供,導致醫院使用上也面臨壓力,福建可能也想做一些補救。”閻政補充說。

價格談判有一定難度

目前,業界最關注的莫過于四省一市將對哪些原研藥、獨家品種展開價格談判,談判力度又將如何。的確,從用藥規模上看,上海、浙江、江蘇、安徽是我國重要的藥品流通省市。商務部發布的《藥品流通行業運行統計分析報告(2015)》顯示,2015年,上海、浙江、江蘇、安徽七大類醫藥商品銷售總額分別位列全國第三到第六名,再加上福建,四省一市的醫藥商品銷售總量超過5000億元,達全國藥品市場總額的1/3。所以,四省一市聯合在一起,其采購量將十分可觀。

此外,聯合談判采購由福建省牽頭,一直以來,福建在降價措施及降價力度上以“兇狠”著稱,這從福建省今年2月發布的《關于開展以醫保支付結算價為基礎的藥品聯合限價陽光采購工作的通知》中就能看出,其對進口藥、用量大的輔助藥品降價力度很大。其中,針對進口藥品,福建率先引入境外周邊國家價格、海關口岸價作為限價措施。并對用量大(月銷售金額超過500萬元)的重點監控藥品、季度銷售金額前十名的輔助性用藥及營養性用藥引入階梯降價機制。

在業界看來,如果四省一市對原研藥和獨家品種開展聯合談判采購,那么這些產品的降價壓力將很大。對企業來說,是否以量換價,就需要在經濟規模效益和單品種規模效益之間進行權衡。

“一直以來,由于市場上有需求,原研藥和獨家品種在價格談判上占有優勢。而且,給予這些藥品一定的市場獨占期,讓其獲利也可以鼓勵藥企的研發熱情。”閻政認為,“要想真正降低這些產品的價格,還是要加快國內仿制藥上市的力度,形成價格競爭。再就是從醫生角度,以治療經濟學作為評價,去考慮這樣的價格是否能讓患者得益,是否可以降低醫保費用。”

此外,業內預計,四省一市的實質性聯合采購將于今年內啟動執行。不過,在業內看來,實際操作仍存在一些現實問題。例如,這一輪已經招完的結果怎么處理,是否在各省招完的結果上再議價?而且,福建、安徽的價格要和江浙滬拉齊也不太現實,尤其是福建價格那么低,是作為參考,還是會強制執行該價格,現在還不好說。有業內人士指出:“這就要看政府間的協調,也要看是否能和企業談妥價格。估計四省一市的聯合價格談判會比較艱難。但是,各地醫院間形成聯盟進行議價比較容易操作。”

返回
色狼视频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