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價藥斷貨:中成藥成本暴漲50倍 原料藥被壟斷提價
發布日期:2017-07-04

近日,央視財經頻道《第一時間》欄目播出了一則《關注低價藥生存窘境》的報道,該報道是從前不久廣東省衛計委公布一份《藥品交易中第五批未按合同供貨及未及時供貨企業》名單開始說起。

據統計,在這份名單中,共有1004個品規斷貨或供貨不及時,絕大多數為低價藥,涉及到的藥企高達到100多家。為何會出現這么大范圍的低價藥斷貨?根本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原料價格暴漲。

▍原料藥被壟斷提價

據報道,某藥企的產品有八成屬于低價藥,目前正面臨斷貨,有的甚至已經停產——其中,主打產品鹽酸萘甲唑啉的原料藥從壟斷前的6000元一公斤,上漲到目前每公斤20000元,原料價格暴漲使其產品成本整體提高了40%到50%。

也有藥企負責人透露,其多個暢銷低價藥中,全部遭遇了原料藥的大幅上漲,漲幅一般最少都在幾倍以上,有的原料甚至在近兩三年時間內,漲幅達到100倍。

其實,早在2016年初的“兩會”上,四川好醫生藥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耿福能就表示,近年來醫藥行業原料藥壟斷現象比較嚴重,這也是造成藥品價格上漲的主要因素之一。

舉個例子,在今年2月10日,國家工商總局公布的《競爭執法公告2017年4號 (武漢新興精英醫藥有限公司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案)》中,涉案企業將幾家原料藥生產企業水楊酸甲酯的全國總代權收入囊中,占有該原料藥全部市場份額后,水楊酸甲酯原料藥由2萬元/噸左右漲到最低6萬元/噸,最高價達到50萬元/噸。

此外,近年來,原料藥行業面臨的環保方面巨大的壓力,也是原料藥大幅提價的重要原因。

去年11月,河北省大氣辦發布《大氣污染防治2號調度令》,隨后,一份《石家莊市大氣污染防治調度令》給制藥行業帶來重震,要求石家莊全市所有制藥行業全部停產,未經市政府批準不得復工生產。

石家莊是重要原料藥生產基地之一,聚集了石藥、華北制藥等眾多知名原料藥生產企業。

原料藥在環保壓力下,成本的上漲已經是必然,自然而然就將漲價的壓力順延到化藥制劑生產企業上。

同時,加上原料藥壟斷層出不窮,而且漲價還不一定有貨,化藥制劑生產企業,尤其是那些低價藥生產企業,不能按合同供貨的原因就很容易理解了。

▍中成藥成本暴漲50倍

據央視財經報道,除了西藥,中成藥也同樣面臨原料成本上漲的困境,很多藥品也同樣處在斷貨的邊緣。

魯南制藥集團董事長張貴民表示,像蝎子蜈蚣這三味藥,價格都已經長了很多倍,以往價格都是幾十元,現在都是上千元了,翻了二三十倍,有的甚至是五六十倍。

山東某藥企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企業的中成藥品種有幾十種,大部分都是90年代上市的,如今這些藥品的主要原料價格出現連年上漲的占到九成。

雖然原料成本在逐年提高,但很多藥品卻還是沿用了十幾年前的價格,或者只是略微的漲價。因此對于一些原料成本太高的、不可避免出現虧損的藥品,只能停產。

這就是為什么以往價廉物美的中成藥如復方丹參片等,儼然成為了市場已經不多見的低價藥。因為在這個成本飆升、利潤薄弱的時代,很多中成藥廠家已對這些低價的中成藥失去了生產的動力。

針對低價藥斷貨的問題,國務院醫改領導小組咨詢委員會委員劉國恩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低價藥短缺是我國醫療領域階段性的一個問題,應該從醫療服務全鏈條的前端和終端兩個維度來解決。

劉國恩建議,在招標采購時,政府在價格談判上應給企業留一定的空間,或者讓企業判斷在未來幾年,原料市場以及患者人群對藥品需求的情況的變化,以此留下一個合理的價格空間。

作者:半夏

返回
色狼视频综合